海葵悬疑小说百度云(海葵 百度网盘)-平达网
expr

海葵悬疑小说百度云(海葵 百度网盘)

来源:【嘉兴日报-嘉兴在线】

《消失的孩子》根据贝客邦小说《海葵》改编

2018年2月9日,贝客邦发了一条朋友圈:“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开始吧,波澜壮阔的人生!”记录的是他的处女作《夜幕漩涡》,一篇不到五万字的中篇小说,摘得第五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生活悬疑组首奖”。

此前,贝客邦从未写过一篇小说。此后,得到激励的贝客邦,挑灯夜战,甚至辞去了工作,在四年多时间里密集写出了一部短篇小说《迷醉》,以及五部长篇小说《海葵》《冬至前夜》《轮回前的告别》《白鸟坠入密林》《平行骑士》。

今年8月29日,根据贝客邦原著小说《海葵》改编的家庭悬疑剧《消失的孩子》在湖南卫视与芒果TV季风剧场播出,一时成为热剧,目前豆瓣评分7.7分,播放量已逾3亿。该片由赵小鸥、赵小溪执导,佟大为、魏晨、于文文领衔主演,李斯丹妮特别出演,讲述一群长期缺失原生家庭陪伴的小孩与父母之间的救赎与被救赎的故事。

贝客邦设计的《海葵》剪影画

热剧背后,观众在猜剧情。爱好悬疑推理的读者对原著小说《海葵》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海葵》最早是在豆瓣连载的,原本阅读量在70万人次左右,随着《消失的孩子》的热播,最近《海葵》的阅读量快到600万人次了,实体书版本也已加印三次了。”贝客邦说。

“贝客邦,是谁?”很多人好奇。

作为豆瓣签约作者,贝客邦的公开介绍是——

贝客邦,浙江嘉兴人,80后,悬疑作家,豆瓣阅读小雅奖最佳作者、豆瓣阅读征文大赛首奖得主、PAGEONE文学赏读者票选最佳作者。贝客邦擅长以现实生活为基底,搭建侧写人心的悬疑舞台,将聚光灯投向生活中暧昧不明的“灰处”,揭露看似简单却出人意料的真相。

今天,在贝客邦家乡嘉兴市海盐县的一家咖啡馆,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

贝客邦

“月亮和六便士,我各要一半”

“贝客邦是我的笔名,取自‘backbone’的音译。”贝客邦说。

1981年9月,贝客邦出生于海盐县武原镇。在求学阶段,他并未展现出任何的文学天赋,就读于海盐县向阳小学、武原中学、海盐中学期间没有发表过一篇作品,甚至也没有一篇文章被老师当过范文。

“如果非要找一点线索的话,那就是我初中比较喜欢读金庸小说,一个比我阅读量更广的朋友给我推荐了爱伦·坡,他是读给我听的,我听了以后很震撼,那是了不得的发现,居然会有人如此真诚地创作一些怪诞的故事,小说的内容原来可以不止是从我的经验中提取。”贝客邦那个时候就产生了一个念头,“或许我以后也可以搞创作。”

但是,这个念头一直没有被真正点燃。之后,贝客邦就读于浙江理工大学机械设计专业,一度考虑过辍学写作,并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父母。“我的父母十分困惑,写作为什么非要辍学不可?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没有什么环境比大学更适合写作了。后来我研究了一下自己的心理,觉得可能是这样的。”贝客邦顺利读完了大学,在创作上依然没有下笔,仅仅止步于“一个文学的美梦”。

2005年大学毕业后,贝客邦辗转杭州、嘉兴、上海等地从事动画设计工作,奔忙于生计,2016年还与人合伙开了动画工作室。其间结婚、生子,肩负起了丈夫、父亲的身份。

贝客邦在北京参加豆瓣阅读组织的书店活动

直到2017年夏天,36岁的贝客邦看到了第五届豆瓣阅读征文大赛,一下子那个沉睡的文学梦就苏醒了,“我感觉如果再不写,以后可能更不会写了,突然之间,创作的冲动被点燃了。”

第一个作品是《夜幕漩涡》,灵感发生在海盐。“我们一家人去餐厅吃饭,那时候我孩子还小,喜欢听我讲故事,我抱着他一边排队等餐,一边现编,为了吸引小孩子,就放了一些悬疑的元素进去,其实就讲了开头。这个故事我后来把超现实的部分去掉,再慢慢往下写,到了9月发在豆瓣上,后来几个月也没管它,直到第二年获奖,我才有了继续写下去的勇气。”贝客邦说。

为了赶在参赛截稿日,冲刺写作《夜幕漩涡》的两个月,贝客邦白天工作,晚上陪家人,只能在深夜写作,常常写到凌晨三四点,一度与朋友开玩笑:“我正在考虑停缴养老金,我觉得我大概活不到退休。”

“月亮和六便士,我各要一半。”贝客邦努力平衡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但由于对创作的巨大热情,2019年他退出了动画工作室,冒险一般去追求他的“月亮”了。

《海葵》书影

“《海葵》是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

2018年春天,贝客邦的父母得知他要去北京领奖,担心儿子被诈骗机构拐走一去不返。“一开始他们不相信儿子写的文章在上千人之中拔得头筹,这无异于天方夜谭。直到我带回奖杯,他们才在饭桌上聊起我那曾经令他们困惑不已的念头。这时已经过去了十七年,因此他们问道:你说你不想念书想写作,你还记得吗?”贝客邦回忆道。

整个2019年的大部分时间,贝客邦都投入到《海葵》的创作中,这部小说包括儿童失踪案、藏尸冒领退休金案、女房东被侵犯案,三个看似毫不相关的案件,相互纠缠,相互激荡,直到最后真相浮出水面。此前的中短篇,贝客邦认为只是试水之作,“《海葵》是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我非常慎重。写悬疑推理小说,我的方法一般先架构,写第一段的时候,其实最后一段已经想好了,等于是从后往前写,缜密思考写前面的部分是最有趣的,后面的部分只是填空了。”

贝客邦参加PAGEONE文学赏活动

2010年当了父亲以后,贝客邦开始关注孩子的教育问题,《海葵》中塑造的杨莫、许恩怀也都是孩子的年纪,“电视剧叫《消失的孩子》,这个‘消失’也不仅仅是字面意义上的失踪,也可以是内心的出走,所以我们要真正关注孩子的内心。”

《消失的孩子》片方本来邀请贝客邦担任编剧,贝客邦婉拒了,“首先,我没有编剧方面的经验,其次,写小说和写剧本不一样,剧本不是个人意志的产品,是需要大家一起商量的。”对于已播放的剧集,贝客邦看了以后说:“从我的角度来看很感动,电视剧对原著小说的还原度很高,他们做的很真诚。”

贝客邦尤其提到其中的角色女警官张叶,这个角色在他的其他小说中也出现了,为什么要设置一个女警官?“小说中有一些人物,其实没有犯罪,只是有人性幽微的一面在闪现。如果没有行为上的证据,男警官可能觉得不属于司法层面的东西,不一定会再去深究,隐隐约约嘛,君子论迹不论心。但是女警官的心态可能会更细,只要人物心里有不好的念头,她可能也会去在意你这个念头是怎么产生的,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轮回前的告别》

“不要在意分门别类的东西,抛弃门派之见”

谈及小说写作的习惯,贝客邦坦言在全职写作后,基本上是凌晨五点睡觉,中午醒来,下午坐在电脑前,做一些构思,查一些资料,到凌晨睡觉之前强制自己写,每天能够写一个1000多字,真正能用的还要少。“如果有截稿期,只好硬写,之前很多小说我都是按这个节奏写下来的,接下来也在调整,希望把时间稀释下来,不要前半段很松,后半段很赶,最好将时间平均到每个部分,让故事在脑海中沉浸得更久一些。”

贝客邦在每次写作之前,如果是短篇,那么会将之前写的部分全部通读一遍,如果是长篇,那么至少会回头将已写的前两章读一遍,将自己的文字感觉和状态找回来,有时候也会随手读一读手边的书。在他看来,“不要在意分门别类的东西,抛弃门派之见。不必去界定类型文学与纯文学,好的作品无所谓门派。我看松本清张的小说,东野圭吾的《恶意》和《秘密》也喜欢,石黑一雄的《远山淡影》是很高级的悬疑小说的写法,他在文字疏离感上的处理对我很有启发,余华的《活着》是我第一本一口气看完的纯文学小说。”

贝客邦接受记者采访

在写小说这件事情上,贝客邦认为自己还处于新手阶段,“内心获得满足的同时,生活作息也变得混乱。我正在想办法调整,比如尽可能每天运动,儿子12岁了,我们家买了两辆自行车,有时候一起去武袁公路骑行。”

2019年11月,豆瓣阅读的编辑不断告诉贝客邦,很多影视公司对他的小说有合作意向。2020年1月初,贝客邦受到华谊兄弟方面的邀请,赴北京与影视公司版权部门主任、制片人、导演等洽谈《海葵》的改编事宜,“他们非常真诚,对我的小说细节非常了解,我感觉自己受到了重视”,后来呈现出来的就是正在热播的《消失的孩子》。之后,华谊兄弟又购买了贝客邦的另一部长篇小说《轮回前的告别》。

下个月,《白鸟坠入密林》《冬至前夜》纸质书版也将出版上市。

属于贝客邦的“波澜壮阔的人生”正在上演!

本文来自【嘉兴日报-嘉兴在线】,仅代表作者观点。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信息发布传播服务。

ID:jrtt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