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1号沉船纪录片(南海1号沉船纪录片75集)-平达网
expr

南海1号沉船纪录片(南海1号沉船纪录片75集)

2001年4月20日,“南海一号水下考古调查授旗仪式暨新闻发布会”在广州星海音乐厅举行,中国水下考古第一人,也是中国历史博物馆水下考古研究室主任张威作为队长,珍重地从广东省文化厅厅长曹淳亮手中接过了南海一号水下考古调查队队旗。

一场跨越十二年的水下考古调查工作又再一次启动了。

在这之前,有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我在这里给大家好好介绍一下。

在准备这次“南海一号”第二次水下考古调查工作时,因为是香港方面的民间组织捐助的这次调查工作。所以,前期准备和人员组成都是由中国大陆和中国香港两个方面分别进行的。

中国大陆这边,由张威率领队员们负责制定详尽的这次扫测、探摸等相关计划,办理国家文物局相关的审批手续,委托广州打捞局相关水下辅助工程方面的内容和落实经费,与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协调声呐和浅地层剖面仪的使用计划,向阳江海事部门申报“南海一号”扫测区域的海域使用计划等等……

中国香港方面,“香港中国水下考古研究探索协会”会长陈来发先生领导的团队负责提供“南海一号”水下考古调查工作的海上工作母船。他们提供的是当时拥有先进卫星导航系统和声呐设备的潜水船——印洲塘号。这条船是由渔船改装的潜水专用船只,长20米,可承载40人使用。接下来就是我要说的小秘密,陈来发先生为了确保工作顺利,特意向1987年中英联合搜索东印度公司“莱茵堡号”沉船时意外发现“南海一号”沉船点位的英方当时负责人之一的莱克?克雷吉-哈克特购买了当时的确认沉船坐标点位,双方商量的价格是10万港币,首付一半5万港币,如果该点位找到“南海一号”沉船后再付另一半尾款。咱先把这事儿放在这里,后面再讲……

2001年4月20日,调查队起锚驶往阳江,这次水下考古调查工作目标十分明确:再次找到南海一号,确定位置。

队长张威先安排崔勇和陈来发以及印洲塘号工作船一同前往南海一号沉船目标海域。他们此时手里有三个不同时期不同渠道的“南海一号”坐标,有广州打捞局提供的坐标,有日本国水中考古研究所当年的坐标,还有局势就是从英国人手里高价购买1987年第一次发现南海一号时的坐标。

4月22日,海上风力已经达到7级,天公不作美,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队长张威于是宣布回港避风,整个工作队为了安全只得又都回到港口等待风力降低。虽然是天气不好,没有办法工作,但是整个队伍的热情一点没有收到坏天气的影响,大家都是士气高涨,摩拳擦掌。

4月23日,海上风力还是非常大,海面上到处都是掀起的白头浪花。我们水下考古工作后来的安全规则里就有这一条了——风力达到掀起海面白头浪花的时候就应该停止潜水工作。眼下,大家在这可以用望洋兴叹来形容此刻全队的心情是一点都不过分了。

4月24日,风力减小,可以出海作业。早上6点,大家就乘坐工作船迫不及待地出发了。工作一开始,突然发现主声呐搜索的时候没有接收信号,这个设备肯定出问题了。于是陈来发先生拿出了备用声呐使用,但是偏偏不巧的是,备用声呐主机工作一段时间就烧掉了。此刻,队员们的心情大家可想而知了。万般无奈的情况下,陈来发建议用锚钩在海底拖拽的方式去碰运气。果然,下午两点三十分,挂钩碰到了海底异物。张威派崔勇和孙键下水调查情况,这次潜水创造了中国首次高氧潜水的先河,崔勇和孙键也成为了国内第一组使用高氧潜水的中国水下考古队员。但是结果是令人失望的,没有任何发现。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每一天的搜索都没有任何收获,队员们开始巨大的心里波动,在与每一个曾经在1987年和1989年参与调查并摸到过南海一号的队员不断沟通中队员们逐渐意识到,这片海域的海底沉积速度可能已经超出大家的想象。使得旁侧声呐根本无法找到任何的凸起物了。

5月4日队员们开始和张威队长商量开始使用浅地层剖面仪。

5月5日,崔勇和朱滨回广州接回了南海海洋研究所的仪器。

5月6日,旁侧声呐和浅地层剖面仪开始上船安装调试。

5月7日、5月8日扫测无结果,所有发现的可疑点位都与原有南海一号坐标差距太大。

5月8日,大风,无法出海。

5月9日,经过一天的憋在家里思考,大家觉得小船更加灵活,且在海上跑出来的测线更加精细,又把设备都搬到小船上安装调试。

5月10日,大风,又无法出海。

5月11日,小船的发电机、电动机先后出现问题,于是大家又想把仪器设备转移至大船,可是由于海面上风浪太大,两艘船不能靠船帮,无法转移设备,于是只能返航。

在后来*电视台拍摄张威先生的纪录片时,张威曾经说过,英国人的点位不对,就是我们开头讲的10万港币从英国人手中购买的1987年沉船点位没有发现“南海一号”,那尾款5万港币自然没有再给英国人;日本人的点位不对,也就是1989年中日联合调查时日方记录的点位,这次也没有找到沉船;打捞局的点位不对,我们广州打捞局设备当年记录的点位也没有找到沉船,很有可能是设备的精度不够,导致新设备反算老点位的时候误差太大。

一个多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每天2-3万元的开销,整个团队包括张威先生都扛着巨大的压力在继续坚持搜索。因为张威先生是唯一一位在1987年摸到过南海一号的中国水下考古队员,又是这次调查队的队长,所以大家都在看着他,他扛起了所有的压力坚定了搜索范围就在这里……

5月12日,先是岸台定位仪蓄电池电力不足,无法收到差分信号,船的航迹无法画出来;接着,浅地层和旁侧声呐的拖鱼探头电缆接触不良,仪器无法正常工作。于是,水下考古队员的海上抢修开始了,直到中午12点才终于恢复正常。一切仿佛还是那么的理所应当的不顺利,当小船再次正常工作后,沿着测线驶过,一个小小的凸起被大家看到了,新的希望被点燃了。

李滨下水录像,崔勇、鄂杰、孙键、张勇、朱滨三组队员陆续下水,在渔网和淤泥中,队员们发现了一块较大一些的凝结物,采集到了一片青釉瓷片。所有的努力,在这一刻,都化作无限的激动,张威判断,南海一号再一次被找到了……

2001年的调查与探摸解决了“南海一号”在哪的问题,接下来等待队员们的将是“南海一号”的保存状况、船货、船只体量等一系列的问题,我们需要一一回答,但每年大海给中国水下考古的发掘时间只有短短的这一小段。接下来将如何进行下一步,我们下次再聊!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